記者還“酷”嗎?

2018年09月30日17:54 來源:誰是贏家 作者:雷晨露

  “你為什么想當記者?”

  “因為酷啊。”

  這是入臺面試的時候,朱臺問我為什么想當記者時我的回答,這是真心話,沒有什么別的原因。

  最近看到一則報道稱:2017年,中國在冊新聞調查記者僅剩175人,傳統媒體中的調查記者保有量僅130人。在6年前,這個數字還是306人,而我們是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超級大國。無法考證這個數字的真假,不過我猜沒剩這么多,剩下的大概也想轉行。

  現在呢,我覺得是很多人退化了,不想酷了。管控不說了,它的力量都知道。而新浪新聞、搜狐新聞、網易新聞,后來是今日頭條,它們像吸血蝙蝠一樣趴在新聞業的脖子上,持續了十幾年。我們沒有《新聞法》,而《著作權保護法》能保護我們新聞原創者什么呢?

  移動互聯網時代與娛樂時代的疊加,讓碎片化式的吸收取代了系統性閱讀,感官愉悅淹沒了辛苦的認知,情緒淹沒了理性。今天你已經沒辦法簡單地用“酷”來形容馬云、馬化騰、吳亦凡之類的名人,今天也沒有單純“酷”的行業,所以我做不成“酷”的記者,也并不感到奇怪。

  難道我們真的麻木了嗎?不,每每看到身邊的同事風里來雨里去,采到一篇好稿時滿面紅光意氣風發的樣子,我就想,支持一個人去做記者的,不是錢,不是個人的酷不酷,而是尊重感、榮譽感,是真相至上的信念。

  當然,話說回來,在感到滿面紅光意氣風發,獲得了尊重感、榮譽感的時候,誰能說我們不酷呢?

  臺風天,沖入風雨中,踩入沒膝污水中的是我們;火災現場,一守一晚上,被熏得眼淚直流,還要不停地尋找有效信息的是我們;調查路上,在各方之間尋找平衡,抽絲剝繭斗智斗勇的還是我們。一個記者,前往貧瘠苦難之地,做困難的工作,他是新聞業這座燈塔上的一束微光,同時也是一個探險者,一個有魅力的人。

  正是這種自我認定與堅持,支撐著我們在這個越來越不酷的世界和越來越難酷的行當,繼續走下去。

胆拖投注金额速查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