應對當事人,疏比堵更有效

2018年10月18日17:35 來源:都市情緣 作者:閆 芳

  很多時候,我們采訪回來節目即將播出之際,或者已經播出之后,當事人都會提出一些想法,有些甚至是無理的要求,比如“我想了想,節目還是不要播了吧?”“那段能不能不播”“你稿子寫好了能先發給我看看嗎?我覺得能播的你們才能播”……更有甚者還出言恐嚇:“我明天就到電視臺找你去!”“你要敢播,我死給你看”“我去法院告你們”,還有就是當事人的親屬之類打電話——“你們采訪我媽媽,有沒有考慮過我們兄弟姐妹的感受,有征得我們家人的同意嗎”等,估計不少記者都遇到過這類情況。那么,大家都是怎么應對的呢?

  “我直接拖黑,跟他們廢話那么多干嘛!”小賈記者干凈利索地說。

  “我采訪完回來的路上就會把他們電話拖黑。”小甲說。

  “我都會傾聽,合理的要求我就跟領導請示,看能不能滿足,不合理的我就解釋。”小張說。

  “還是要跟人家解釋解釋,實在解釋不通那我們也沒辦法。”小丁無奈地說。

  的確,很多時候,不管是甲方當事人還是乙方當事人,在事后都會后悔或者覺得節目播出之后對自己影響不好,緊接著就會打電話來指責記者。這的確是很常見的情況。那么,遇到這種情況,我們到底怎么解決更好呢?是堵住他們發泄的渠道還是疏導他們急切急躁的情緒呢?我認為,疏導還是比堵更有效。

  我記得很早之前拍過一期節目,事后當事人的女兒不愿意曝光父母離異之事,打電話來告訴我:如果節目播了,她就去自殺,拉著她有點癡傻的媽媽一起死。電話里又哭又鬧。當時我也擔心她一時想不開做傻事,之后她爺爺又打電話來,說孫女把手機電視全都砸了,也極力告訴我們節目不能播,聽起來他們態度十分堅決。我當天中午和晚上跟他們溝通幾乎花了3個小時的時間,耐心解釋,安撫女孩,能做處理的都同意做處理。第二天一早上班,孫女的爺爺還是出現在了我們電視臺門口,我出去耐心安撫,盡力說服,并告知我們做了哪些努力,還給老人買了個熱紅薯,后來把老人送上車走了。而當天晚上節目播出之后,他們并沒有再打來電話,說明我的安撫起了作用。

  自從那以后,我覺得很多情況下,只要你能耐心地傾聽并解釋,能做處理的做處理,不能做處理的盡力安撫,疏導了當事人的情緒,同時也讓對方對我們的工作多一些了解,將心比心,降低他們的怒火,平息他們的怨氣,節目還是能順利播出,而且也不會給我們單位帶來不必要的官司。

  盡管處理好采訪之后的事,不僅需要花費時間和精力,也讓人非常煩心,但作為記者,我們只有盡力去做,爭取最好的結果。我相信在任何情況下,疏導的作用都會遠遠大于堵塞。

胆拖投注金额速查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