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不合理的訴求說NO

2018年11月01日17:44 來源:都市現場 作者:魏 宇

  從事記者這行業不知不覺7年多了,我越來越懂得如何處理一些棘手的問題,不過也遇到過一些采訪對象,其行為讓人無語。

  記得今年9月初開學的時候,樂平第九小學6年級的學生要去還沒完全建好的十一小學借場所讀書一年,對此,很多家長不接受,希望我們相助。當時,我接到這個采訪任務,也理解家長擔心學校存在一些安全隱患,比如教室甲醛是否超標等問題,希望我們能反映給有關部門。

  9月4號,我聯系好采訪對象去學校,一到現場,幾十位家長一窩蜂地把我包圍,各種訴求。然而我拿出話筒準備采訪時,家長們便開始相互推,不愿意接受采訪,顧忌很多。有些家長還不停地指手畫腳,讓我拍這拍那,對于采訪不太配合。

  于是,我便開始了長達十幾分鐘的溝通,最終采訪還是完成了。結束后,我準備去當地教育部門反映情況,卻被幾位家長攔住,要求我將問題反映到省教育廳,對于我向當地教育部門反映情況,提出了質疑,好像我與當地教育部門有什么關系似的,在一些家長眼中,如果不向省里反映,這條新聞就沒有任何意義。我當時心里有點堵,真心實意想幫他們解決問題,卻遭到如此對待,讓人寒心。之后,在教育部門采訪,家長擔心的問題以及訴求在那里都一一得到了解答,節目在當天晚上也播出了。

  讓我沒想到的是,第二天上午,有幾位家長向我打來電話,希望我幫他們將訴求遞交給教育部門,其實在采訪當天,有家長給了一份訴求書,讓我幫忙交給教育部門的領導,我也遞交了,而這個電話是說,他們又寫了一份新的訴求書,讓我轉交,有些訴求我覺得比較無理,例如:讓市政府專門買校車接送學生往返學校,或開通專線公交車,如果不幫他們反映,就是沒為他們做事,那意思遞交訴求書就是我的義務,對方說話語氣也不和氣。說實在的,無理的訴求,不在我們幫助的范圍之內,記者不是傳遞員,而我們的職責是在合情、合理、合法、合規的情況下,正常反映訴求,給群眾解決問題,這才是一個記者應該做的。

胆拖投注金额速查表